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三十四章:夜之王
    前殿内,最前方的沙耶托已经到了内廊,很快就进入中殿内,她看着中殿最深处的高台,黑王座就在那上面。

    苏晓等人也进入中殿,他虽然不能成为新王,但以他在帝国的地位,当然有资格见证新王封临。

    沙耶托继续一步步前行,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头上的王冠越来越凉,甚至让她额上的皮肤隐隐刺痛。

    十五米,十米,八米。

    当沙耶托距离黑王座仅有八米时,她停下脚步,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她的手……居然在无意识的颤抖。

    ‘不能坐上去,否则一切都完了。’

    这念头一出现在沙耶托脑中就挥之不去,此时她再次看向苏晓,苏晓的手前伸,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陈旧的观念需要被打破,仪式同样也是。”

    沙耶托转过身,背对黑王座,她面前的五名官员都满脸错愕,有些无法理解沙耶托为何这样说。

    “仪式不能废除!”

    老神棍沉声开口,那双眸子内似乎充斥着黑雾。

    “不对,仪式并不重要,我现在……已经是黑之王了!”

    沙耶托的语气坚定,她当然不傻,察觉到王座有问题。

    “来人……”

    沙耶托一声大喝,然后,没有任何士兵冲进殿内。

    前殿内,佐斯坐在十几具尸体上,上百只黑蓝色乌鸦在前殿内盘旋。

    “真是美差,啧啧啧,丝娜是个好女人,要不要娶了她呢,大人如果知道我昨晚做什么,不会宰了我吧,好像已经知道了,糟了~”

    轰!

    撞击声在殿们上扩散,殿外已经化为炼狱,王宫一侧的墙壁被巨型战兽撞开,足足一万兽骑兵冲入王宫内,弩箭如同下雨般从墙后飞出,那些城卫军与这些边境士兵交战后,几乎是一触即溃。

    “大人,不好了,边防部队哗变。”

    一名身穿金甲,满脸鲜血的士兵冲到殿们外。

    “嗯,知道了,下去吧。”

    护卫军军团长·特罗洛普开口,如果仔细观察能发现,他的瞳孔内似乎有火焰在燃烧,那是恶魔之焰。

    中殿内。

    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长刀滴落,苏晓附近躺着几十名王卫军,而在大殿另一侧,老神棍也站在一大片尸体间。

    “你们……准备夺权?”

    沙耶托手持一把断裂的长剑,在这之前,她始终认为自己能在一个照面解决掉苏晓,而真正交手后,她发现这是错误的判断。

    “大人,您应该坐上去的,那样的话,韦恩、安德尔、阿尔弗列、霍伊都不用死,是你害死他们的,是你。”

    身材肥胖的埃文开口,他是沙耶托手下的四号人物,昨晚还负责在庄园门前接待客人。

    而现在,埃文身上生满漆黑的触须,眼中的恶魔之焰在燃烧。

    沙耶托想不通,想不通埃文为何会背叛她,这是效忠了她十几年的部下,虽然贪婪、好色,但对她忠心耿耿,某次她被刺杀,埃文甚至帮她挡了一箭。

    “王女大人,黑王座属于你。”

    埃文说完这句话,身体快速开裂,啪啦一声炸成大片黑色残片。

    “你们……”

    沙耶托环顾房间的众人,她的确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敢在王宫内出手,这是绝对收不了场的局面,就算她今天死在这,这些人也要承担弑君的罪名,帝国的权力体系会以极快速度分裂,所有人都没好果子吃。

    “仪式真是太慢,浪费一上午时间,沙耶托,你是黑之王了,不过要等你坐上黑王座之后。”

    苏晓手中的长刀指向黑王座。

    “你知道……坐在那里会怎么样吧,所以你放弃了,你怕了!”

    沙耶托抛下手中的断剑,谁能想到,昨晚居然是她一生中最风光的时刻,而不是今天封临王位时。

    “王女殿下,别废话了,上去吧。”

    伍弗来到沙耶托跟前,做出请的手势。

    “你们不得好死。”

    沙耶托一脚踹开伍弗,措不及防之下,伍弗被踹的踉跄退后几步。

    就在沙耶托准备拼命时,她发现有两双眸子在盯着她。

    轰!

    血气与黑色烟气充斥在中殿内,一左一右,身处中间的沙耶托肩上一沉,感觉糟糕至极,左侧的血气锋利、凶暴,右侧的黑色烟气诡异、粘稠。

    “你们都不得好死!”

    沙耶托再次大吼一声,她一把扯开领口的纽扣,这东西勒的她有些难受,她早就想扯掉。

    眼下沙耶托有两个选择,一是坐上黑王座,二是死在这,她犹豫片刻,继续走向黑王座。

    一步比一步更漫长,一步比一步更沉重,不知是不是错觉,沙耶托感觉自己每靠近黑王座一步,她都会衰老一岁。

    终于,沙耶托来到了王座前,她的手按在王座扶手上,感觉着金属带来的触感。

    王位是她一直追求的东西,可现在,她无比抵触王位,她沙耶托还有自己的理想与抱负,不能被这王座同化。

    不知为何,看到黑王座后,沙耶托回想起童年的回忆,那时黑之王坐在王座上,远远的看着她,那目光有宠溺,也有不舍,甚至有些愧疚。

    “沙耶,你还年幼,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但你们成为我的后代,我对此深感愧疚,你们之中的一个,总有一天会坐在这,面对和我一样的命运,这是代价,唤醒那些东西的代价,我应该……让它们永远沉在海中,是神灵们错了,还是我错了,这已经不重要,文明应该一步步发掘,就像这个帝国明明已经有了电力,但只能用来照明一样,它原本能驱动庞大的机械,让人们看的更远,甚至让钢铁飞到空中,飞过云层。”

    就算到现在,沙耶托也不能完全理解黑之王的话,但她理解了前半部分,尤其是那句‘你们成为我的后代,我对此深感愧疚。’

    “我是王,你们只配跪在我脚下。”

    沙耶托双臂高举,身体后仰,坐在王座上。

    中殿内死寂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沙耶托,沙耶托还保持双臂高举,坐在黑王座上的姿势,她的脸紧皱,似乎已经准备好面对命运。

    “咦~”

    沙耶托目露疑惑,她除了感觉黑王座有点硬之外,没其他异常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

    沙耶托笑的前仰后合,单手指向苏晓等人。

    “你们,你们真是太可笑了,哈哈哈,就这样?你们费尽心思,就这样?”

    沙耶托笑的已经有些癫狂,但很快她就发觉不对,苏晓与老神棍都在缓步退后,伍弗与财政大臣更像是见了鬼般。

    苏晓没去看沙耶托,而是在盯着对方头上,一团黑雾笼罩在那,他没感知错的话,这是极昼·厄德尔斯,那个异常恐怖的存在。

    沙耶托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她抬起自己的右臂,右臂上正黑烟缭绕。

    “我……”

    沙耶托的话还没说完,她的瞳孔就变成纯黑,满头银发也快速变黑。

    黑色甲片在沙耶托身上出现,包裹她的身体、脸颊,她就静静的坐在王座上。

    “吼!!”

    数之不清的怒吼声从黑王座内传出。

    ‘你们这些……卑微的凡人!’

    ‘约定之日将至。’

    ‘这里,属于我们,这是约定之物,所有生灵都属于我们,都属于死寂城。’

    ‘王……还在,约定之日,三百年后。’

    ‘纯黑!极昼!绝夜……’

    ‘夜之王,约定之日,三百年后,届时,所有生灵都将属于我们,属于死寂城。’

    ‘黑之王。’

    ‘昼之王。’

    ‘夜之王。’

    ‘黑之王·阿德格什属于我们。’

    ‘昼之王·厄德尔斯属于我们。’

    ‘夜之王……还不属于我们,她名为……阿德格什·沙耶托。’

    ‘很快,三百年而已,很快了……’

    ……

    呓语声逐渐消失,苏晓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听到这些声音时,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被冻结,大脑一阵阵刺痛,不过在呓语消失后,这感觉也快速消退。

    苏晓的目光环顾周围,老神棍正躺在地上,身体无意识抽动,奇怪的是,伍弗与财政大臣毫无反应。

    “布布,你刚才听到什么了吗?”

    “汪?”

    布布汪摇头,表示它什么都没听到,这让苏晓不禁看向自己左臂上的【黑·王之陨祭】。

    显然,这片大陆上的王,并不只有黑之王,黑之王的长子,极昼·厄德尔斯,同样被封王,昼之王。

    至于沙耶托,她不是黑之王,而是第三位王,夜之王。

    苏晓来到黑王座前,在沙耶托耳旁打了两个响指。

    “沙耶托?”

    似乎是听到苏晓的声音,沙耶托缓缓抬起头。

    “约定之日,三百年后,在那时,找到,下一位,王,必须是,初代黑之王,的血脉,它们在……和我低语,它们在……告诉我怎么变得强大。”

    沙耶托如同失去所有感情的人偶,只是坐在王座上,口中喃喃自语。

    苏晓通过所得的信息,大概清楚是怎么回事,黑之王生前应该是和死寂城约定了什么,得到了三百年的安宁。

    如果苏晓没猜错,黑之王最初时应该也是这种状态,直到他的长子厄德尔斯成为昼之王,替代了黑之王本人,黑之王才有恢复过来。

    三百年的时限将至时,黑之王进入了死寂城,之后就不知所踪,至于他为何不选好继承人,这就不得而知,或者说,他是将这重任交给老神棍,而老神棍最初时的确培养出了新王,也就是小公爵的父亲,可谁知道,那位公爵突然暴毙,还导致老神棍被赶出权力体系。

    就在老神棍准备找机会培养第二位新王时,戴着【黑·王之陨祭】的苏晓出现。

    “大人,这个……能治理国家?”

    财政大臣也发现沙耶托的不对,此时他后背上满是冷汗,心中庆幸,幸好他昨晚选择支持苏晓,他这么选择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苏晓只用两天就搞死银羽公爵与布卢默,他不信这样的人会将王位拱手相让,打死他都也不信。

    “她的确不能,所以夜之王需要左御和右御。”

    苏晓看了眼伍弗,又看向财政大臣。

    “我?”

    伍弗指了指自己,错愕的看着苏晓。

    “没错,你是右御,沃克利是左御。”

    伍弗与财政大臣·沃克利都呆立在原地,他们相互对视。

    “左御。”

    伍弗的手拍在财政大臣肩上,脸上在傻笑。

    “右御。”

    财政大臣上下打量着伍弗,他感觉对方怎么看都不像右御,自己也不想左御。

    “哈,哈哈。”

    伍弗满脸僵硬的笑着,笑的怎么看都有点傻。

    幸福来的太突然,突然到就算是财政大臣也错愕了半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