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四十五章:恶劣的市丸银
    终于解决死兆这心腹大患,电浆网前的苏晓明显轻松了很多。

    布布汪开始撤去【负离子电浆超导装置】,这东西虽然是消耗品,但并不是一次性物品,只要金属棍能内的‘负离子电浆液’不被耗光就能重复使用,布布汪对这东西视如珍宝,用它的话就是,这是友情的象征。

    死兆的跳脱明显是气到布布汪,因此它才拿出这困敌类的杀手锏,布布汪的小金库不容小觑,苏晓经常给布布汪‘零花钱’,不过这所谓的‘零花钱’,对部分契约者来讲已是堪称巨款,布布汪没太多消耗乐园币的地方,久而久之就存了下来。

    对此财迷喵贝妮很艳羡,时长打着理财的旗号在布布汪这‘贷款’,多数情况贝妮都是赔的怀疑喵生,布布汪来讨债时,贝妮就假装没听到,这也是一猫一狗‘决斗’的主要原因。

    电浆网很快撤去,死兆与沙耶诺德都化为飞灰,不说其他,沙耶诺德这‘老爷爷’对死兆很看好,死兆败了,它并未投诚苏晓,而是意图让苏晓给死兆陪葬。

    苏晓当然没给死兆陪葬,但她与沙耶诺德制造出的那颗皮蛋却被能量冲击搅碎。

    皮蛋生物死后,那诡异的波动也消失,这让苏晓安心很多,不知为何,他仅是感知到那股诡异的气息就有种心悸感。

    清理违规者就是如此,这些家伙与普通契约者不同,天知道他们有什么诡异的能力,就比如死兆,这家伙甚至能小幅度干涉时间的流速。

    苏晓清理的违规者中,有人是双重轮回印记,有些能满世界传送,有些更是能召唤来几万强大生物,更有甚者是违规者+职工者+虚空生物的合体。

    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死兆的能力也很诡异,她既是近战,也是远程,或许还有法爷能力,只是因为苏晓灭法者的身份,她没用法爷能力作死。

    苏晓与死兆战斗时发出的响动,已经引来很多流魂街平民,他们躲在远处观望,有些可能已经去通知瀞灵廷。

    作为瀞灵廷的通缉犯,苏晓当然不能在这里久留,况且蓝染的计划就在今天收尾,解决死兆后,他准备参与到这件事中。

    ……

    早九点,瀞灵廷,忏罪宫的吊桥上。

    几名身穿灰衣,头戴着相同布料头套的死神走在吊桥上,除了两只眼睛,他们将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

    忏罪宫看守这个身份难免遭人恨,因此才会有如此奇异的装束,此时这几名忏罪宫看守正押送一名少女。

    少女身穿白色素衣,脖颈处戴着红色皮环,这东西完全封住她的灵压,让她近乎变成普通魂魄,毫无战斗力。

    被束着双手的少女正是朽木露琪亚,今天是她的处刑日,她会被从忏罪宫押送至双殛,从而被处决。

    得知被判处死罪的消息后,朽木露琪亚恐惧了一段时间,但在之后的几天中,她逐渐想通,并对今日的处刑早有心理准备。

    朽木露琪亚放缓脚步,仰头看向天空,她似乎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继续活下去只会连累那些想救她的人。

    想到这点,朽木露琪亚笑了笑,可就在她准备坦率走向死亡时,一名笑眯眯的男人迎面走来,看到这男人,朽木露琪亚的思绪被打断。

    “早上好,露琪亚。”

    笑眯眯的市丸银迎面走来,

    “市丸……银。”

    露琪亚本能想退后两步,可她突然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处刑,为何还要惧怕这条‘毒蛇’,她连生死都看淡,居然还怕‘蛇’?何其荒谬。

    想到这点,露琪亚的神情坦然了很多。

    “露琪亚小姐,你还是那么没礼貌,不要叫我银,要称呼我市丸队长,如果再这样,我可是会告诉你的兄长。”

    市丸银到此,是要确保露琪亚被送到双殛处,以防她被那些旅祸劫持,可露琪亚之前的态度让他感觉有趣,因此他准备调戏对方一番。

    “失礼了,市丸队长。”

    露琪亚其实不想理会市丸银,可对方挡住去路,她身后那几名原本蛮横的忏罪宫看守,此时变成怂包,一句话都不敢说。

    “哈哈哈,开玩笑而已,别当真,我不会打小报告,不用介意我之前说的话,我和你都那么熟了。”

    市丸银态度一变,来了招‘突然变成熟人’的骚操作,几公里外一间民宅内,苏晓按动耳上的耳机。

    “银,蓝染让你别在调戏朽木露琪亚,确认她的真伪后就放她过去。”

    此时苏晓、市丸银、蓝染、东仙要四人正保持联络,至于联络方式,当然是苏晓提供,他有科研人员的身份在,拿出些高科技蓝染也不会怀疑,或者说,只要对计划有好处,蓝染根本不在意这种通讯工具的来源。

    忏罪宫前的吊桥上,市丸银伸手按了按耳洞,他现在不能回复苏晓。

    “市丸队长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方来。”

    朽木露琪亚眯起眼睛,她感觉市丸银不怀好意。

    “嘛,刚好在附近散步,就顺便来逗逗你。”

    市丸银既是在回答朽木露琪亚,也是在回答苏晓,大概意思是,他看朽木露琪亚很有趣,准备继续调戏下这妹子。

    “恶趣味的家伙,随便你。”

    苏晓不在理会市丸银,顺手点燃一支烟。

    吊桥上。

    “怎么了?突然就沉默。”

    市丸银依然是那副笑吟吟欠抽的表情。

    “没什么。”

    “说起来,想救你的那些人还没死,不过……他们都会死,在不久后。”

    听到这句话,朽木露琪亚的面色有些不悦。

    “真可怜,为了救你,你的那些朋友都要丧命。”

    “别胡说八道!”

    露琪亚突然强硬起来,市丸银的嘴角更加上扬。

    “害怕吗?”

    “……”

    “不想让他们死,所以你突然开始害怕,恐惧会激发你的求生欲,不如……让我来救你吧。”

    市丸银说话间放出灵压。

    “市丸队长……”

    那几名忏罪宫看守慌了,他们越听越感觉不对,如果是其他队长说出这番话,他们只会当对方是在开玩笑,但市丸银的话,他真的有可能这样做,这家伙喜笑不形于色,谁都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您在说什么,这也……”

    市丸银没理会那几名忏罪宫看守,他缓步来到朽木露琪亚身前,那强大的灵压让露琪亚脸上都渗出冷汗,她感觉市丸银真的会出手,那灵压绝不是在开玩笑!

    可露琪亚想不通,想不通市丸银为何这样做?莫非是黑崎一护拉来的外援?

    “怎么样?只要你点点头,我现在就可以救你。”

    市丸银的灵压让那几名忏罪宫看守开始颤抖,露琪亚呆呆的看着他。

    市丸银抬起手,那几名忏罪宫看守甚至有种转身逃命的冲动。

    一只手轻按在露琪亚头上,市丸银的脸凑上前,与她对视。

    “骗你的。”

    “?”

    露琪亚呆呆的看着市丸银,在刚才的瞬间,不知是错觉还是怎样,她真的认为对方要救她。

    市丸银转身走开,背对着露琪亚摆了摆手。

    “拜拜,露琪亚酱,下次就是在双殛见。“

    看着市丸银逐渐走远的背影,露琪亚的瞳孔在颤抖,她之前已经对生死看淡,可经过市丸银这番调戏,她又对活下去产生渴望,这导致她心中涌现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市丸银就是如此之恶劣,他的举动,就像是递给一名沙漠中即将渴死的旅人一杯水,当旅人刚要喝下这杯水时,市丸银笑眯眯的告诉对方,这其实是硫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