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风云中州 > 第七十二章 恶斗二
    却见那五十多名武士纷纷涌向破庙。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萧爻,领一百两黄金。至于杨棅忠,赏钱虽高,却太烫手。凭自己这点微末道行,是拿不到的,既然拿不到,最好连想都别想。

    见杨棅忠守在庙门口,全都避开,分从破庙左右两侧攻入,左右两侧却有土墙围着。众武士被堵在土墙前,一时顿住。

    赵驼背使劲挺起背来,瞬间增高了不少,好叫众人能看到自己。赵驼背朗声说道:“拆了墙,攻进去。一千两就别想了,那一百两,少是少了点,却是许大人送给大家的辛苦费,不能不要。”

    在此人的鼓动之下,人人奋勇,山呼海啸般动手拆墙。却都没带挖墙的工具,手上有什么,便用什么。有的举刀凿墙,有的用脚踢,用手刨的也有。

    拆庙墙不见得是件光彩的事,每个人心中却惦记着那一百两赏金,即使不光彩,也忙得不亦乐乎。

    千百年前,有一个好学上进的读书人,名叫匡衡。他凿壁偷光,艰苦求学的故事传为千古美谈。众武士为拿到一百两赏金,而以利刃凿墙。却是开天辟地以来绝无仅有的一大笑柄。

    武士中,有一个满脸络腮胡子,长着一个红鼻子的人。忽然向他身旁的一人说道:“兄弟,不如咱二人联手,干掉姓杨的,平分那一千两。你得五百两,我拿五百两,岂不美哉?”

    另外那人大谬不然。道:“你要送死,你自己去,别来拉上我。”

    那人暗骂一声‘没志气’。又向另外的人说了同样的话,他接连跟几个人言说自己的主张,得到的答复都是那句‘你要送死,你自己去就得’。

    那人没能得与其他人联手,心知凭一己之力,势难稳操胜算,只得作罢。

    杨棅忠见众人拆墙,庙墙一破,众武士就将攻进来。这些年来,自己勤学苦练,凭所学武功,对付这些武士,能保得全身而退。

    但萧爻不会武功,将成为众矢之的。众武士心狠手辣,专门对付萧爻,萧爻势必难逃毒手。萧爻是因自己的事被牵连进来的,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有闪失。

    杨棅忠当机立断。道:“萧兄,庙宇即将倾倒,待不住了。贼人势大,一会儿我杀出去,你就跟在我后面,见有脱身之机,你就跑。”

    适才许显纯的那番话,萧爻听得分明。此刻,众武士动手拆墙,那便是要进庙里来,杀戮自己。萧爻生平从未遇到过这等危险。然而他天生就有一股临危不惧的胆气。越是危险,他越是胆壮。

    萧爻从未想过要逃。凛然道:“杨兄,你要我当逃兵吗?”

    杨棅忠道:“这不是逃兵,兄弟,你肯如此相助,为兄的足感盛情。但这事因我而起,不能连累你。”

    萧爻摇摇头。道:“我如果是那等贪生怕死之辈,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杨棅忠看着萧爻,心知他不懂武功,却不会为顾性命而逃跑。大敌当前,他凛然不惧,不由得大受感动。却道:“杨棅忠烂命一条,死不足惜。却叫我碰到这样一位义气深重的好兄弟,就算今日死去,也他奶奶的没白活一场。”

    萧爻豪兴勃发,真想喝个大醉,无奈破庙中没有酒。舔舔嘴唇,如同刚喝了一大坛。

    这时,武士们已在左边的墙壁上凿穿了一个洞。众武士顺着破洞,鱼贯而入。

    杨棅忠大喝一声,犹如半空中响起了一道霹雳。道:“来得正好!”

    杨棅忠话刚说完,便挺剑刺出。最先进庙的那人见到杨棅忠,早被吓得半死。眼看躲避不及,只得奋力挥刀,来斗杨棅忠。

    杨棅忠挥舞长剑,唰唰疾刺,使的却是武当派太极剑法中的一招二分明月。杨棅忠早年时,机缘巧合,得投入武当派铁琴道人门下,学得一身好剑法。

    只见青光闪动之际,杨棅忠的剑已刺向那人右肩。等那人挥刀自救时,剑锋忽转,一剑刺中那人的左肋。那人惨呼一声,痛晕倒地。

    杨棅忠刚刺倒一人,来不及喘口气。便见到有一柄刀向自己右臂砍来。

    杨棅忠迅疾一闪,避过敌人大刀。忙使一招阴差阳错,切向敌人胸腹。

    那人脸上惨然变色,忙向旁跃开,终究是慢了一步。杨棅忠的长剑已切中那人的小腹。顿时肚破肠流,惨不忍睹。

    杨棅忠以一己之力,堵住左边进来的敌人,让萧爻避在一边。

    右边墙壁已被凿通。却是赵驼背最先进来。

    赵驼背看到萧爻,嘿然冷笑。一出手便是一招独辟华山,罩着萧爻头顶砍落。

    这一招平凡已极,但凡会点武艺的,只消往旁边一闪,就可避开这一刀。如若武艺高超,当赵驼背的大刀还未砍落,便给他当胸一击,抢一先手,立刻就可制服了赵驼背。

    但萧爻没有武功,胆子虽壮,待见到赵驼背的大刀冷沉沉、明晃晃的砍来时,不禁手忙脚乱,不知避退之法。

    此时,杨棅忠被五人缠住,根本不能分身过来照管萧爻。眼看赵驼背的大刀将砍中萧爻。萧爻慌乱之中,鬼使神差般向左侧踏出一步。赵驼背的大刀自身侧劈落下来,刀锋已贴到了萧爻的衣襟。只差一点,就砍中萧爻。

    萧爻心里砰砰乱跳,着实吃惊不小。暗道:“哎唷,好险!好险!”他心慌意乱之下,侥幸避开了一刀,十分慌张。很想跟赵驼背商议商议:‘你的大刀实在凶险无比,老子刚才给你吓得够呛。你等等,等老子平复一下心情,再跟你打不迟。’

    赵驼背一旦动上了手,已然收不住。将刀背翻转,跟着一招云横秦岭,向萧爻的腰际横切而至。

    萧爻心里有话,却是没空说了。注目着赵驼背的大刀的动向,当即向后退了三步。

    赵驼背攻得快,萧爻退得更快。眼看着刀尖从自己腹前刷过,离衣襟不超过一寸。稍微慢半分,就会被刀尖切到。

    萧爻又得侥幸避过一回。心神不安,可他仍十分清醒。趁着赵驼背下一招还没攻来。忙道:“你先等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