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首富老爸找上门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把他叫来我看看
    吴铭建收到消息后,自然是暴跳如雷了,他跟秦平说:"你看好那俩人哈,一会儿我非得揍死他不可!"

    秦平把手机收了起来,然后跟阿山说:"看好他俩人哈,别让他们跑了。"

    说到这儿,秦平还跟那个的男的说道:"你叔不是这里的经理吗,我给你机会叫他。我看看你叔长啥样。"

    这小子瞅了阿山一眼,估计以为秦平的底气是来自于阿山呢,所以,他便掏出来手机,一边拨电话号码,一边跟秦平说道:"这都啥年代了,你还想打架啊?我告诉你哈,打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别逼逼了。你还没资格跟我说教。"秦平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至于那个宋小花,她急忙跟那男的摇头道:"你别打啊,你..."

    "闭嘴!"秦平瞪了她一眼,"你再比比一句,明天我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

    宋小花吓得顿时不敢开口了。

    实际上当初这宋小花跟吴铭建在一起的原因,就是心思他是秦平的舍友,学校里面很多人都知道秦平是富二代,宋小花也不例外。

    但她没心思到。刚和吴铭建在一起呢,这秦平就跟疯了似的找那苏梦清,她这一心思勾搭秦平指定是没谱了,所以才找了这个宝马男。

    而秦平与坐在那儿心思事儿呢。他之所以这么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看看他这个叔是个啥德行。

    要是人还不错的话,秦平就不计较了,但要是趾高气扬那种,那自然得开除他,毕竟这也是自己家的产业。

    那头宝马男已经拨通了电话,他拿着手机喊道:"叔,我现在在你酒店开房呢,有俩小子把我堵在这儿不让我走了,你过来一趟吧。"

    当时秦平不知道他俩再说啥,但看宝马男那得意地表情,秦平也猜出来了一个大概:他这个叔,绝对不是啥好鸟。

    扣掉电话后,他便跟秦平说道:"你是不是觉得酒店的一个经理算不了啥啊?"

    秦平点头道:"我还真这么认为的。"

    "呵呵。"宝马男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撩了撩头发,说道:"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里可不是一般酒店,来这儿开房间的,那都是什么人啊?我叔座位这儿的经理。认识无数的大人物,根本不是你能惹的起的!"

    秦平听到这话后,一脸吃惊的模样,他抬头问阿山道:"我惹不起吗?"

    阿山跟个木头似的,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知道。"

    这让秦平有点尴尬,他瞪了阿山一眼,心想这比是不是当保镖当傻了。

    "还是这个大块头懂事儿点,呵呵。"宝马男笑道。

    秦平点了点头。说道:"行,今天你叔要是能把你带出去,我跟你道歉,但你叔要是带不出去的话,你就在这儿给我磕一百个头,叫我一百声亲爷爷,行不?"

    宝马男当时没吭声,他在心里面想了想:这小子看起来像个混社会的,现在这个时代,混社会的根本不敢招惹当G的,我叔认识不少当G的呢,还能怕他不成?"

    想到这儿,他就点头道:"行啊,待会儿你别后悔就成。"

    秦平冷哼了一声,便坐在了沙发上点上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吧,门外就传来了动静。有四五个人,从外面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当时领头的是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一看就是中饱私囊的货色。

    而他身后的那几个人,估计是惠民酒店的保安。手里面还拿着胶皮棍呢。

    "叔!就是他俩,死活不让我走,还打了我一顿,你可得给我报仇啊。我啥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啊!"那宝马男一见他叔来了,就急忙喊道。

    他叔也是个老油条,这比先是上下打量了秦平两眼,尔后试探性的问道:"朋友,你为何打我侄子啊?你们是干啥的啊,这么无法无天。"

    秦平也不傻,知道他是在投石问路呢,便冷笑道:"我就一平头百姓,你侄子绿我兄弟,所以我就揍了他一顿。"

    说到这儿,秦平点上了一支烟抽了一口,而后问道:"咋的。我是不是平头百姓,跟你有啥关系啊?"

    他叔听到这话就松了口气,当即变了一副脸色,骂道:"那你是找死!知不知道这是我侄子!"

    秦平冷笑道:"你作为一个经理,怎么这么幅态度啊?平时对待住客也这比德行吗?这不是影响酒店名声吗?等我出去了,我说惠民酒店的经理打人,对酒店会不会造成影响?"

    一连问了这么多问题,把这比都给问蒙了。

    反应过来后,他骂道:"关你什么事儿!我们惠民酒店最不缺的就是客户!更何况我们的目标客户,可不是普通人。"

    说到这儿,宝马男有点不耐烦的说道:"叔,你跟他解释啥啊?我都挨打了,你还在这儿闲聊呢啊?"

    他叔这才反应了过来,当即一挥手,那几个保安二话不说就往秦平这边走了过来。

    "作为安保人员,你们几个也不合格。"秦平摇了摇头。心想待会儿给周惠民去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和他说一声。

    这时候那几个保安已经冲了上来,秦平看了阿山一眼,问道:"你赤手空拳的,能打过不?"

    阿山没有吭声,他大步向前,抬手一个掌刀就砍刀了一个保安的脖子上,这保安呢。晃悠了一下,就直接晕过去了。

    另外几个人,阿山三拳两脚便解决了。

    "刚刚那招是啥啊?"秦平问道,"怎么感觉跟猛哥叫我那招。有异曲同工之妙。"

    阿山面无表情的说道:"回头有机会教教你。"

    "反天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他二叔顿时急了,"在惠民酒店打人,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说完,他就掏出来手机准备打电话。

    正在这个时候呢,吴铭建从门口那儿走了进来,当时他心情挺着急的,一进门率先看到的,自然就是他叔了。

    吴铭建心思:宋小花说要找他爸,这尼玛是找了这个肥猪包养?还叫人家爸?

    想到这儿,吴铭建跟袁月钊俩人跑过来一脚就踹在了他肚子上,俩人当时手里面还拿着拖把棍,棍子拼命的往他头上敲了过去。

    边砸边骂道:"我去你妈的。还当人家爹,你当你妈啊!"

    秦平在一旁咳嗽了一声,说道:"不是他,是他侄子。"

    吴铭建一愣。这才看到那边还站着一青年呢。

    他还没反应过来,袁月钊"嗖"的一声就跑了过去。

    他飞起一脚,猛地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紧接着俩人便围着他一顿暴打。

    "反了反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叔急匆匆的掏出来手机开始打电话。

    而秦平呢,也拿出来手机,给周惠民去了一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

    "爸,你咋找的人啊?这都什么玩意儿啊?"秦平有点埋怨的说道。

    周惠民当时哭笑不得,他连忙说道:"行了啊,我待会儿叫那酒店的负责人过去看看。"

    扣掉电话后,周惠民脸色立马就黑了下来,他看了旁边的秘书一眼,说道:"给惠民酒店的总经理打电话!"

    "是。"秘书很快便把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周惠民便在电话里面把事情说了一遍,虽然语气平淡,但却不怒自威,这总经理满头冷汗。

    扣掉电话后,他心思:坏事了,老总的儿子要是在这儿出点啥事儿,回头我他妈也不用干了!

    想到这儿,他便急匆匆的往秦平的房间里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