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首富老爸找上门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发朋友圈
    那个金链子男呢,倒是没怎么在乎,毕竟这是在他们的地盘上。

    那个山狼在这一带很有名气,在整一片都认识人,所以这吴飞给他去了电话的时候,他立马就近找了人过来。

    他嗤笑着看着施亚亮,说道:"你能拿出来个啥宝贝啊?老子又不是娘们,你还能掏出来啥?"

    他话音刚落呢。这施亚亮就从他的军大衣里面掏出来了一把猎枪,指向了这个金链子男。

    "这都是用来打野猪的,用在你身上,属实有点可惜。"施亚亮感叹道。

    看到猎枪后,这金链子男立马就慌了,他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举着手说道:"兄弟,你别冲动啊。现在搞这种玩意儿可是犯法的。"

    "啥时候搞这玩意儿也是犯法的啊。"施亚亮嘀咕道,"但我们那块,打猎必须用这玩意儿啊,上头来查了几次,都没查到呢。"

    "我这儿也有个宝贝,你要不要看看啊?"这时候,施亚亮的那个朋友也问道。

    这金链子男早就怂了,大家都是出来求财的。谁愿意搭上条命啊。

    因此,他倒退了两步,讪笑道:"行了,别开玩笑了。这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你赶紧放下,万一一会儿走火了就不好玩了。"

    施亚亮拎着枪,走过去拍了拍这个金链子男的脸,说道:"你不是山狼的人吗?到时候你要是不服呢,就去我们那村找我,放心,我们不带害怕的。"

    说完,这施亚亮报了一村名,名字叫施家村。

    金链子男脸色虽然不太好看,但却一句话都不敢说,老老实实的站在那儿举着两只手。

    "行了,没事儿咱就走吧。"施亚亮转过身来跟秦平说道,"没啥事就一块去我们那儿喝点,年前打的野猪现在还存着呢。"

    秦平笑道:"行。"

    紧接着,他转过身来,拉着苏梦清的手,说道:"咱走吧,去亮哥那儿喝点。"

    至于这屋子里的人呢,自然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带上枪后。几个人就开车走了。

    施亚亮开的是一辆吉普牧马人,越野性能比秦平这辆二手车自然是强得多。

    至于秦平那边呢,自然是阿山开着车,秦平跟苏梦清俩人坐在后面。

    太久时间没有见面,秦平一时半会儿跟苏梦清都不知道该说点啥。

    "行啊你,居然是周惠民的儿子,超级富二代啊,隐藏的挺深啊。"苏梦清笑着说道。

    秦平摊手道:"我之前可是告诉过你啊。你一直不信。"

    "去死,你那也叫告诉我啊?那语气谁能信啊?"苏梦清白眼道。

    俩人这一路上,聊了不少关于最近发生的事儿。

    整个车上呢,都是欢声笑语的。

    秦平当时心思:这种感觉吧,跟之前柳书卉的不一样。

    和柳书卉在一起的时候,俩人时不时地就要吵架,但和苏梦清在一起,就感觉特别的放松,那种感觉,说不出来。

    很快,这一行人就来到了施家村。

    车一停下后,施亚亮就跟秦平说:"你现在来得不是时候,要是冬天过来的话,咱还能一块去打猎。"

    说完,他指了指自己车上磕掉的漆道:"你看见没,这些都是山上的畜生给搞得。"

    这施亚亮挺热情的。秦平呢,就显得有点拘谨了。

    因为这是夏天,自然是没法见到"老婆孩子热炕头"这种场景了,几个人只能坐在外面的院子里乘凉。

    施亚亮让他媳妇过去切了点野猪肉。便堆起来火架子开始烤。

    当时是个大中午,天气也挺热的,施亚亮就跟秦平说:"光着膀子呗,我们这儿喝酒都光着膀子。不然热死了。"

    秦平也没有扭捏,就直接把T恤脱下来扔在了地上。

    这一脱衣服呢,就露出来了后背上的纹身,当时苏梦清就目不转睛的盯着秦平的后背。

    咋说呢,虽然苏梦清在手机上看过照片了,但照片不如现实中震撼。

    "你咋这么幼稚呢。"苏梦清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秦平能看出来,苏梦清心里面还是很开心的。

    "兄弟行啊,你这事儿我也听说来着,找人不简单吧?"施亚亮笑道。

    秦平摆手道:"还行吧,也没那么难。"

    "没那么难?"施亚亮挑了挑眉,"你这又是发公告。又是拍网剧的,得砸了好几百万吧?"

    秦平算了算,摇头道:"几千万了。"

    一听这话,苏梦清呢,就显得有点愧疚。

    她拍了秦平的肩膀一下,说道:"你是不是傻啊,几千万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那对于普通人来说十辈子都赚不到,你这败家玩意儿,为了个女人,值得吗?"

    秦平转过身来看着苏梦清,认真的说道:"值得,哪怕花光我的家底,我也要找到你。"

    "噫,行了啊,你俩别在这儿秀恩爱啊,到时候回被窝爱咋秀咋秀去。"施亚亮白眼道。

    秦平当时就在那儿笑了起来。

    后头呢。秦平喝了四五个啤酒,因为苏梦清的酒量也不小,所以就比秦平喝得多。

    施亚亮就拿这个嘲笑秦平说:"你连个娘们都喝不过,丢不丢人啊?不行让你对象陪我们喝点呗?"

    "不行!"秦平当即挥手,把苏梦清手里面的酒瓶子给抢了过来。

    就这样,秦平当天喝了九个啤酒,后来醉的不省人事,躺在地上是连哭加叫的。

    至于喊的是啥呢。那都是与苏梦清有关的,说自己现在有多喜欢她,多么想跟她在一起啥的。

    苏梦清拿着手机,偷偷地拍了下来。在将来的某一天,她还拿出来嘲笑过秦平,当然这是后话。

    喝醉以后,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秦平一算,时间差不多了,也该往回走了,便跟施亚亮道了别,说准备回去了。

    施亚亮当时不太放心,他皱眉道:"这刚得罪了那个山狼,我怕到时候他们在路上拦你。"

    秦平蹙眉道:"不能吧?就这么点事儿,还至于这么报仇吗?"

    "我的直觉感觉不安全。"施亚亮摇头道,他跟秦平解释说:打猎的时候呢。很多时候都是靠直觉,所以他对这方面格外的敏感。

    "这样,你们跟我从山上走。"施亚亮说道。

    于是,这一行人呢。就跟着施亚亮花费了两倍的时间,从山上来到了市里。

    分别之际,施亚亮跟秦平约好了:今年冬天,带着苏梦清一块过来打猎。

    而另外一边,吴飞他们的确是在秦平的必经之路上蹲着。

    倒不是说为了报仇,而是为了堵住苏梦清。

    吴飞想好了,一旦苏家跟周家联合了,那吴家必定遭殃。

    所以,他要把苏梦清和秦平俩人,留在东北。

    "妈的,怎么还没来?"吴飞忍不住骂道。

    旁边人皱眉道:"他会不会是从另一条路走了啊?"

    "不可能。"另外一人说道,"从施家村出来,只有这一条路。"

    吴飞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再等等,无论如何都要等到他们。"

    而此时呢,秦平跟苏梦清已经离开了施家村,去了附近的机场,准备回省城了。

    他还拿手机拍了一个合照,发到了朋友圈,配问道:"我朝思暮想的人呐,你终于在我身边啦!"

    "你也得发哈。"发完以后,秦平跟苏梦清说道。

    "是不是有点太矫情了啊?我这手机都好久不用了啊。"苏梦清摆弄着她的新手机嘀咕道。

    "我不管,万一别人再追你咋整啊?"秦平耍小孩子脾气道。

    "行行行,我发还不行吗。"苏梦清哭笑不得,紧接着,她便把那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并且模仿了大话西游里面的那句话:我的英雄会驾着七彩祥云来接我,我总算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