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首富老爸找上门 > 第四百九十一章 苏梦清生病
    听到这话后,猛哥心里一惊。

    不知道为啥,他感觉今天晚上,可能会是一个机会。

    两个人开车来到了万国大酒店,进去坐下之后,猛哥便看到了好几个陌生的面孔。

    这几个人个个都气度不凡,神采英博,哪怕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都有气吞万里如虎之势。

    而在他们的身后,基本上都带着一个身材壮实的保镖。

    猛哥眼睛一眯,尔后很自觉地站在了陈叔的身后。

    “哎,你这是干什么,赶紧入席,你又不是保镖。”陈叔见状,连忙摆手,甚至还给猛哥拉开了一个椅子。

    坐下之后,这陈叔便开口介绍。

    经过他的一番言语后猛哥得知:这几个人,都是宁城当地有名的企业家,而且不少呢,都是当初周惠民的对头。

    “这次陈哥请我们来吃饭,不知道是所为何事。”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颇为斯文的中年男子问道。

    这几个人打量陈叔的眼神,都有几分不善,像是在忌惮着什么。

    “这次叫各位前来呢,是想一笑泯恩仇。”陈叔淡笑道。

    “泯恩仇?”其中一个人冷笑了起来,“你话说的倒是轻巧,当初周惠民在宁城的时候,压的我们几人喘不过气,日日苟延残喘,怎么,现在凭你一句话,我们就要给你面子不成?”

    “呵呵。”陈叔笑了起来,“周总呢,为人比较霸道,这也是他被抓进去的原因之一。不过想来,各位恐怕都不希望周总出来吧?”

    他们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一变。

    “我可以把话说的再清楚一点,假如周惠民出来了,你猜他会做什么?各位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呢?”

    “嘭!”

    这时候一人大怒,猛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威胁我们吗?”

    “你也可以这样理解。”陈叔满不在意的说道。

    “呵呵,你当真以为我们会害怕那周惠民?”这时候一个年纪过百的老头淡笑道,“现在宁城已经没有他周家的份了。”

    “是么?”陈叔眼睛一挑,“假如周惠民现在坐在这里,你还敢说这句话么?”

    这老头脸色瞬间变得有几分难看,一时间居然说不出来话。

    “当年您在他手上吃的亏,还少么?”陈叔淡笑道,“再说了,各位做过的事情,我也都调查过了,周惠民这次进去,跟几位也脱不了干系。”

    “你别乱咬人啊!”一人有几分惶恐的说道。

    “你怕什么?”陈叔反问道。

    “谁谁怕了!”那人有些没底气的反驳道。

    陈叔轻哼道:“我现在给几位一个机会而已,大家一起合作,把宁城的工程做好,一起赚钱,将来周惠民就算真的出来了,想来也会有所收敛。”

    “否则的话你们自己想吧。”

    几人沉默不语,尽皆沉默。

    猛哥当时坐在这里偷偷的打量着这几个人,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这陈叔的意思。

    “我还是希望能跟大家做朋友,毕竟大家都是为了赚钱不是?”陈叔淡笑道,“好好考虑考虑吧,我也不着急,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说完,陈叔率先举起了酒杯。

    几个人犹豫了片刻,同样一起把酒杯给举了起来。

    这顿酒喝了大约有两三个小时,喝完以后,几个人便散了。

    猛哥默默地在心里记下了这几个人。

    随同陈叔上车后,猛哥便发动了车准备送陈叔回去。

    这时候呢,陈叔忽然摆手道:“等一会儿。”

    紧接着,陈叔便问猛哥道:“你觉得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猛哥想了想,说道:“为了免得他们找麻烦?”

    陈叔哈哈大笑道:“有这一方面的原因吧。”

    “不说这个,我问你,你觉得秦平还有机会出来吗?”陈叔问道。

    猛哥挠了挠头,嘟囔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啊,不过我看苏家都无能为力,估计是够呛了吧”

    “是啊”陈叔长叹了一口气,“你不知道我为了他,在京城受了多大的委屈。”

    “我甚至都给人跪下,求他们帮忙。”陈叔说的颇为动情,眼眶甚至都红了。

    “可是没用啊找再硬的关系也没用,哎。”

    猛哥心想:你这比还跟我演戏,那成,我也跟你演戏。

    于是呢,他开始在脑海里面回想以前痛苦的经历:父母双亡、谈恋爱被甩、阿山去世

    想到这里,猛哥的眼眶也红了。

    他抬头看着陈叔,一脸的悲痛之色:“我我真的很希望秦平能重见天日呜呜呜”

    “好了好了,别哭了。”陈叔安慰道,“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帆风顺,今天我们还坐在这里聊天,明天可能就会出事儿,对吗?”

    猛哥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些,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女朋友把他甩了的场景。

    想到这里,他哭得更伤心了

    另外一边,秦平躺在沙发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猛地从沙发上惊坐而起,而后呢,便急匆匆的跑去厕所照了照镜子。

    确定自己脸上的妆没花后,他这才放下了心。

    上了个厕所,这还没上完呢,秦平忽然听见外面有一阵慌张开门的声音,接着便听见柳书卉在喊人。

    秦平眉头一皱,赶紧从厕所里面跑了出来。

    因为当时跑的比较着急吗,便和柳书卉撞了个满怀。

    柳书卉就是一个柔弱的女生,被秦平这么一撞,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过柳书卉没顾忌屁股上的疼痛,而是着急的说道:“那个,你快去看看,小清姐姐好像是生病了”

    “什么?”一听这话,秦平也顾不上柳书卉了,他急匆匆的往苏梦清的房间里面跑去。

    一进门呢,他便看到苏梦清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就连嘴唇都变成了白色。

    “刚刚我喊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醒,我”

    秦平伸手摸了摸苏梦清的额头,尔后脸色难看道:“额头好烫。”

    说完,他看向了柳书卉道:“把车钥匙给我。”

    “啊,什么车钥匙。”柳书卉问道。

    “秦平的车钥匙。”秦平蹙眉道。

    “我我不知道他车钥匙在哪儿啊”柳书卉有几分惊慌失措的说道。

    实际上呢,秦平是知道车钥匙在哪儿的,可眼下他也不能直接过去拿,便和柳书卉说道:“你去找找。”

    柳书卉“啊”了一声,便急匆匆的跑出了门。

    过了估计有一分钟左右,柳书卉还没回来,秦平看着躺在床上昏迷的苏梦清,也顾不上这些了,他直接去了秦平书房,把车钥匙拿在了手里,尔后回来一把将苏梦清抱了起来,便走了出去。

    上车以后,秦平便往最近的人民医院赶去,这一路上呢,秦平的眼睛一直往苏梦清的身上看。

    此时此刻,车上没有任何人,秦平再也忍不住了,他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小清,是我啊,我是秦平啊我也很想你,很想很想你,我向你保证,我很快就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你的身边”

    说着说着,秦平的眼眶便红了。

    他擦了擦即将流出的眼泪,一脚油门急速的窜了出去。

    而另外一边,那几个京痞的车也跟了上来。

    当时秦平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苏梦清的身上,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后面跟踪的车辆。

    车停在医院的门口,秦平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便往医院里走去。

    这路途中,他忍不住低头亲了亲苏梦清的额头,当即感觉整颗心都要融化了。

    “这小子,还耍流氓呢。”那几个京痞冷笑道。

    “家伙都拿好了吧?”其中一个刺猬头问道。

    其他几个人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