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 > 第154章 表哥,传奇!(2)【打赏加更】
    还不等焱槿说话呢,离筱嘉已经提出了自己的抗议,压低声音对月冥焰说,“哥,爷爷说了,你一定会回来,但是我们不能跟你走。”

    “为什么?”月冥焰眼底一沉,“阿公真是这么跟你说的?”

    “嗯!”离筱嘉犹豫了一下,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老妈在做饭,姐姐在洗菜,没有人注意这边,这才沉声说道,“爷爷说,如果真的不行,就带一家子躲到后山里去!”

    “胡说什么!”月冥焰顿时怒了,“阿公怎么可以这样跟你说!不管后厦有什么东西,都不可以进山,那样太危险了!”

    前世的时候,阿公就是在末世的第三天上了山,后来被山里的丧尸给咬死了,只要想起这件事情,月冥焰就觉得心头一阵痛。

    自己父母早亡,从小就是阿公带在身边养大的,对于阿公的养育之恩,他都没有机会报答,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还让阿公一把年纪住到山里去呢!

    说什么,他都不会答应的。

    “筱嘉,这种话以后不要说了!”月冥焰厉色地看着自己的表弟,“阿公想住山上去,还得问我同不同意!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嫂子……”离筱嘉一脸苦涩地看着焱槿,“这事儿我也不想啊,山里要什么没有什么,去到山里,还不是要完蛋啊!可是爷爷认死理,我也说不通他。”

    毕竟是做孙子的,怎么都不好越过爷爷,来决定家里未来的出路吧?

    “我家有规矩,在我家听我的,出了门,老公说了算!别说这件事情你不答应,就算是老公犯糊涂答应了,我也绝对不会答应!阿公最好是乖乖跟我们走,不然,我有的是法子让他给我们离开!不过,到时候就是要委屈你!”

    听到焱槿这话,离筱歌心里一阵感动,表嫂是个好人,可是,等等,表嫂说什么?要靠委屈他来逼迫爷爷离开?

    “你不用愣头愣脑了,你嫂子的意思就是:阿公不肯跟我们走,就断你一条腿!”月冥焰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的表弟,“可懂了?”

    不是吧……离筱歌苦着一张脸,“哥,要不要这么狠哇?”

    “你没听过个隔代亲吗?谁让你是长房长孙呢?谁都没你这个长房长孙的身份管用,你说呢?”焱槿挑了挑眉,一脸奸臣般的笑意,看得离筱嘉是浑身一阵鸡皮疙瘩,“表嫂,求放过,成么?”

    他真是后悔了,之前为什么那么显摆自己的身份呢?真是不做不死!

    “好了,不要吓唬他了,小孩子不经吓的!”月冥焰摸了摸自己媳妇的小脑袋,“你呀……”

    离筱嘉这才反应过来,搞了半天,嫂子是在晃悠自己呢。

    “表嫂,你也忒坏了吧!”离筱嘉心直口快,说完才发现自己表哥的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跟看死人似的看着自己,“咳,不是,那个,我去烧火,你俩慢慢聊。”

    说完,离筱嘉落荒而逃。

    开玩笑,老哥那表情不要太难看了,再呆下去,估计老哥要撕人了。

    不过,老哥长得真是好帅啊,也不知道是随了家里的什么人呢,是姑姑吗?可是都没有看见过姑姑的样子,家里一张姑姑的照片都没有。他始终都不知道,自己家这位帅绝人寰的表格,容貌上到底是遗传了姑姑和姑父谁的基因!

    离筱嘉坐在灶台的炉膛前面,却是陷入了深思。

    他以前路过村口那个小卖部的时候,曾经听人说过,姑姑是十五岁那年上山遇到了姑父,然后别挟持了整整三天,回来后不出两个月,就查出有了身孕,她当时那么小的年纪,却是未婚先孕,一夜之间成了整个村子里最轰动的事情。

    幸亏如今时代进步了,不然要是放在过去的话,姑姑是要直接被浸猪笼的。

    村里的人,都说姑父是山里的妖精,出来作祟的时候,碰上了姑姑,然后破了姑姑的身子。

    表哥长得太好看,一定是也是个妖精,是来害人的。

    随着姑姑身怀有孕十个月,要临盆的时候意外身亡,这个流言越发甚嚣尘上了!

    那时候,姑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执意去了镇上,结果好死不死地赶上了劫匪抢银行,她被流弹击中,当时就死了。

    等姑姑被收殓后,准备出殡的那天,人们却听见了棺材里传来异动,打开一看,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竟然躺在里面啼哭。

    这件事情轰动了整个村子,表哥就是从出生起,顶着“棺材子”“丧门星”的骂名,一路走过来的。

    村子里也没有听说过姑姑年轻时候是个大美人啊,难道表哥的样貌是随了那位姑父?

    至于姑夫是谁?离筱嘉很想问一声:他特么的是个什么鬼?

    这么多事情发生以后,这个所谓的姑父,自始自终都没有出现过,心肝真够黑的。

    任凭姑姑死了,表哥受人欺凌,这男人真的太过分了。

    这个什么姑父,在整个离家,都是禁忌,而且李家人包括已经过世的姑姑,谁也不知道那个姑父长得什么模样。

    二叔的腿,据说就是被那个姑父给废掉的,也因为是这个原因,二房的人将表哥恨到了骨子里。

    表哥有多不容易,离筱嘉感触最深的一点就是:有家不能归。

    二婶只要是看见表哥,就会想起二叔断掉的腿,从小就没有少打骂表哥,如果不是爷爷护着,只怕表哥那张脸,早就让人给毁了。

    表哥在家一天,这个家宅就没有听过争吵,所以从小,他就是在漫山遍野的奔跑中长大的。

    那个时候的表哥,比现在的自己,还要小,却已经背负得太多了。

    十五岁就去参军了,当时离筱嘉才六岁,已经记事了。

    那天晚上,他起来上茅房,却看见表哥独自到爷爷的房门口,足足磕十个响头,月光下,他满脸都是泪水,说了一句离筱嘉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阿公,小焰不孝,我要走了!今天是我月冥焰最后一次哭,从今往后,我只流血,不流泪。阿公,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然后,他看见表哥孤身一人,在夜幕中踏出家门,头也不回地走向他未知的人生。

    月光下,那背影无比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