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 > 第723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3)
    黑暗中,焱槿抬手轻轻地帮着月冥焰将额头的汗珠拭去,虽然她看不见,却能够准确无误地找到他的脸,然后一点一点的为他将那些已经开始发黏的汗水,轻轻地用布小心翼翼地擦干净,因为她并不知道月冥焰有没有受伤,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弄疼了他。

    虽然月冥焰并没有承认说自己受伤了,但是他身上的血腥味实在会太重了,使得焱槿不得不怀疑他是否真的是受伤了却有所隐瞒,就是怕自己会为他担心。

    谁也不能够保证他到底有没有受伤了,所以焱槿的心情还是相当凝重的。

    为他稍作收拾之后,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稍微淡了一些,焱槿这才然后再轻轻地送上了自己的双唇,紧紧贴在她的唇上。

    两个人之间在接吻的时候,可以通过脑电波的交流,完全不用语言就能够清晰传达彼此的思想,所以当焱槿用脑电波问到外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月冥焰只是微微有些凝滞,然后,同样的方式回答这个问题,“外面有一条蛇。”

    听到月冥焰说外面有一条蛇尾随而来,焱槿的心情顿时悬了起来,“怎么好好的会出现蛇呢?”

    “这很正常,我们现在是在山中,山里面什么样的东西没有,一条五步蛇而已,不用太过担心!虽然外面的视线非常差,但是你家男人却又精神搜索,所以那条蛇跟我过招的时候,根本就是被我碾压着打的,不用担心,至少在明天以前,它是伤害不了我们的。因为在明天以前,这个地方的空气就会被我们十几个人消耗殆尽,所以我们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赶紧将出口找到。”

    “我现在算是明白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这要是放在过去的话,我们哪里用得着这么狼狈?直接挥挥手就把对方干掉。”焱槿深深无语了,“真是的!~自从我们变小了之后,小到蚂蚁大到蛇,个个都来欺负我们,还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还是怎么滴?还有这个黄帝也真是的,这陵墓到底是修建在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奇怪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现在焱槿最为担心的一件事情,就是月冥焰是否真的受伤了,因为刚才她跟月冥焰说话的时候,能够非常明显地感觉到,他说话的语气有点不太对劲儿,难道是危险还没有过去?难熬接下来还有什么诶机等着自己一行人?

    “平心而论,这落差真是有点大呀,但是不管这落差它有多大,也不管我们前到底是不是充满了陷阱,这一切已经都不重要了!因为到底前方是多少危险,我希望大家都能够振奋精神,好好将今晚熬过去!因为明天早上或许才是一场真正的硬仗要打。”

    月冥焰的话说得非常清楚,大家也都明白,因为到明天天亮的时候,昆虫类狩猎者的眼中他们就是食物!

    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所要面对的危机就更多了,而且是步步艰辛,搞不好就可能,留在这儿,永远都离不开了。

    一夜,大家都是惊心动魄当中度过的,因为石室外面的那阵噪音始终都没有停歇过,不断的冲击着整个崖壁,一整个晚上他们头顶的山体都在不停歇地往下坠落着粉末。在这样的情形下,真的很难安然入眠,可是纵然没有一个人能够睡得着,面对这种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大家还是做到了,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他们现在地要求并不高,那就是能够休息多少算多少,因为在明天起来的时候,他们必须要有百分百的精神来应对所有,面对的一切危机。

    第二天天一亮的时候,月冥焰其实已经早早醒来,但是因为被封闭的关系,所以整个石室里边儿,依然是一片漆黑,而且空气也变得非常浑浊,每呼吸一口气都觉得整个肺部都是酸痛的,就好像是有火在燃烧一样,他非常清楚的知道到了这个时候,这里已经快要出现窒息的危机了,必须要将封堵在入口处的那道土墙打开,否则大家不是死在蛇的嘴里,还是,彼此互相伤害,躺尸在了大家吐出的空气当中,这样的窒息死法,非常非常的冤枉

    终于,当月冥焰看着手表时间性,发现时间显示是在早上十点钟的时候,外面的动静终于停歇了,而整个石室里头已经无法再拖延下去,必须马上将这里打开,让新鲜的空气流通进来,否则的话真的要出现人命了。

    无奈之下,月冥焰在命令人队伍里的那个土星异能者,将这堵土墙给他拆开了,但空气流通进来的时候,每一个神经模糊的家伙们,都开始回顾了自己的清醒,然后等他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瞬间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

    只不过,在提心吊胆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意识到,这里似乎是短暂的安全着,并没有任何东西进来骚然他们,却震惊地发现外面的通道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整个通道从原本的下方宽敞上方狭窄到如今,却是变成了一个椭圆形的隧道。

    就好像是有一个巨大的电钻将合理给凿开了似的。

    这一幕让他们都非常吃惊,只有月冥焰心中非常明白,这条通道是被昨天晚上那条蛇给破坏的。

    所以当他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时候,整个队伍里的人都无比震惊,他们万般都没有想到,昨天晚上月冥焰竟然是跟一条蛇进行了交战,而且还能够从蛇的面前逃生,就冲这点本事也是他们这群人望尘莫及的。

    “其实整件事情并没有你们所想象的那么复杂,那条蛇的体型确实是庞大,但是我的体型就偏小,所以当我一剑插在蛇身上的时候,就像一根缝衣针扎在你们的手上,对于那条蛇到任何实质性的杀伤力,但是却会激怒这条蛇。所以我当时所做的就是不停地激怒它,让它失去判断力,无法继续找到你们的位置,确保你们能够顺利离开!”

    他说的云淡风轻,却听得大家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