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 > 第1388章 那个心愿一定要实现
    甚至还害得春晓被活埋在棺材当中,以至于到现在每当自己身处一个有限的黑暗空间时,浑身都忍不住继续发抖,可见当时春晓恐惧到了什么程度。

    凌云战听到焱槿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很难看,虽然说小姑娘并没有直接了断的指责自己,但是说出来的话其实已经很重了。

    事实上焱槿也的确就是在指责对方的无能,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谈什么保家卫国,保护别人的家庭,保护别人的孩子,却弄丢了自己的女儿,这样的保护有意义吗?

    “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恐怕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甚至连当初为什么春晓会失踪,你都没有弄明白吧。”

    凌云战面对焱槿的指责,当时就哑口无言。

    确确实实,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真的没有找到当初伤害春晓的那些凶手作为一个父亲,在这方面,他的确无能。

    “所以现在你有一条路可以走,直接辞官不干了,怎么样?”

    焱槿挑着眉毛,两只眼睛盯着对方,神情当中带着一丝嘲讽,“当然了,如果你根本就不舍得放弃你如今得到的这一切,我表示无话可说!”

    “虽然说男儿志在四方当保家卫国,建功立业,但我媳妇说的话也没有错,你连自己的家庭都保护不了,你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当初下黑手的那些人,你怎么就能够保护得了其他人了?”

    月冥焰也是皱了皱眉毛,这些事情焱槿很少说起,所以他也很少去往这方面想,如今看来自己以后的媳妇儿对于这件事情还是很在乎的,甚至到了一种执拗的地步。

    “我不想见你,费尽千辛万苦回到这里,我是想看着你有多大的官,不是想知道你有多少权力,我只是回来找一个,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从来没有遗忘过我的女人,她是母亲!”

    焱槿曾经听凌春晖提到过,因为当年自己的失踪,所以母亲的身体一直都很不好,这么些年来缠绵病榻离不开药罐,非常好不容易提升了境界,将生命大限也拉高了,可身体终究还是不好。

    “武将辞职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至少要奏闻到朝廷,并且等到替换我的人来了之后,我才能够离开!要不你们先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等我将交接都做完了,之后我们就启程回帝都去,你们说的对,我连自己女儿都保护不了,我有什么资格去保护别人,在没有找到伤害春晓的那些凶手之前,这辈子我不会再踏入军营一步了。”

    凌云战的这番话已经说得非常严重了,对于他而言,等于是放弃了大半辈子的辛苦斗争所得来的一切。

    “没事儿,我在帝都等你回来就行,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焱槿深深叹了一口气,虽然说春晓了已经轮回转世去了,但是她依然能够感受到在自己的心里深处对于凌云战此人多少还是有着一丝期许。

    这件事情既然已经说定了那么焱槿,觉得自己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在边境逗留了。

    接下来他们要直接赶往无涯国的地图,在那里还有更加重要的人要去见。

    双方分开的哪天,凌云战郑重地向大家介绍了焱槿,告诉他们这个小姑娘是自己的女儿。

    同时他也告诉焱槿这些面对尸族的进犯,仍旧昂首挺胸伫立的战士们,可以说是自己所带的精兵中的精兵了。

    只不过他所谓的精兵中的精兵,到了月冥焰的眼里却是一群乌合之众了。

    “我就说嘛出手这么霸气,修为境界这么高,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呢?搞了半天是我们老大的女婿,以后咱们出去也特有面子了。”

    “小姐也真是太强悍了,不声不响之间就把这么一个高手给拿下了,这点本事我等望尘莫及啊。”

    “小姐姑爷这一趟前往帝都,一路上危机重重,你们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也不要吃那些人给你们的东西。”

    “对!对!这个非常重要,有些东西吃了之后你们就会倒霉的,千万保护好自己。”

    ……

    面对这一群明显是热情过头的士兵们,焱槿还真是发不出什么脾气来,因为月冥焰的身边也是有这样一群热情高昂的年轻人,只不过如今他们的情况应该比较苦逼,因为他们现在正被尸族月冥焰丢在某个地方练呢,就是希望他们从那地方出来的时候境界有个大幅度的提升。

    焱槿和月冥焰,两个人心中都非常清楚,他们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停留过多的时间,因为这里并不是他们的重点儿,不过是一个中转站罢了。

    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夫妻二人双双都是借尸还魂而来,他们占用的都是春晓和千澈的身体,春晓在前往投胎的时候曾经说过希望能够有朝一日见到自己的母亲,这是她的一个希望,因此焱槿一定要帮她实现。

    夫妻二人离开这个边陲小镇之前,焱槿将自己之前搜集过来的那些物资都留给了他们,并没有带走他,其实也不缺这些东西,但是对于这些将士们而言,这些东西却是必不可少的。

    凌云战知道,焱槿之所以会这么做,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所以作为一个父亲,他的内心是极为骄傲的,因为自己的女儿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豁达之人。

    这些物资虽然说数量并不是很多,但是碰到一般人的身上,一旦吃进去了就根本吐不出来,可是焱槿却是连说都不说,直接就把东西全部都取出来了。

    那群士兵们也都是非常的激动,因为他们已经连续好多天没有好好休息了,而且也吃不好。

    焱槿和月冥焰在离开边城小镇后,一路北上朝着无涯国的帝都赶去。

    “也不知道春晓的母亲现在是什么情况,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了?”

    一路上焱槿总是时不时的就念叨着这件事情,月冥焰有的时候都能够将她念叨出来的话倒背如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