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 > 第1727章 绝地反击的精彩(5)
    看着焱槿一脸焦虑的样子,大家都是十分心疼,这样的事情摊到谁的头上,心里肯定都难受。

    好不容易知道亲生母亲是谁,结果倒好,连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临终之面都没有看见。

    “不要着急,我们从开始的时候,一点点往后梳理,一定会找到问题的关键!”月冥焰低沉中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在焱槿的头顶上方响起,“这件事情上,我们一定要从最源头开始抓起,将我们目前所知道的一切信息都进行一下归类和处理,过滤到无关紧要的东西,然后再考虑一下事情发展过程中间背我们所疏漏掉的东西,这样一来,我们至少可以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有了破绽。”

    月冥焰说的这些话,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宽慰了焱槿不少,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管是谁,想要平心静气,恐怕都是不容易的。

    “媳妇儿,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了,你先平心静气地,感受一下你的大地异能!”月冥焰却是突然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所有人都保持安静,媳妇儿,你惊醒感受一下大地异能的威力,现在就是!”

    直觉!这是月冥焰的直觉!他只是觉得,这件事情肯定会跟焱槿的异能有关系!

    “好!”焱槿哽咽着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开始缓缓释放出自己的异能之力,和这片大地进行沟通!

    温柔广袤的大地,缓缓流淌的大地之力,一点点在她的脚下释放出去,就好像是一张无比庞大的蛛网,一点点的扩散出去,看着草地上冒起来的星星点点,月冥焰就已经知道,焱槿是已经将最大的灵力都放出来了。

    “姐姐……”焱隽很是担忧,因为他从未见过焱槿释放出如此大面积的大地异能之力,就好比是要将她的整个生命里都抽空了似的。

    “师尊,这样不可以!”穆修仁紧张地,他传音给月冥焰,对于这样的行为,他是真的一点不提倡的。

    “师母这样,根本就是不设防,将整个灵体的防御都打开了,若是被人趁虚而入,岂不是有性命的危险!”

    月冥焰听到这番话,只是神情淡定地看了一眼穆修仁,“一切,有我!”

    好吧!穆修仁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一大把狗粮,差点没有把他给活活噎死!

    师尊啊,好歹也是你座下的大弟子,你就不能给点父爱嘛,这样塞狗粮,真的要闹出人命的。

    其它人并不知道穆修仁给月冥焰私下传音的事情,只是看见老大的表情完全就是一副吃狗粮快要噎死的样子,就觉得非常奇怪,大哥这是怎么了。

    “姐姐……”焱隽看见焱隽的脸色越来越差,心中很是担心,却是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要保持镇定,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拖了姐姐或者是姐夫的后腿,只是姐姐,你一定要加油啊,你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月冥焰却是缓缓地双脚离地,整个人都轻轻地飞了起来,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朦胧,最后逐渐透明,然后化作虚无,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是!”流云十八骑们看见这幅画面,全部都是愣住了,因为他们觉得这个画面真的是太过熟悉了,就好像是曾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是天地乾坤大阵!”已经想起来这事儿来的巴色,当时脸色就变了,难道是有大敌要来?不然为什么师父要化身为阵法?

    是的,月冥焰已经化身为阵法,消失在天地间了!

    “姐夫呢?”焱隽发现自己的主心骨不见了,当时就傻眼了,这个时候姐夫怎么可以离开?如果姐姐有个好歹的话,他根本无法应付好吗!

    焱隽私下寻找,却发现这里除了一个自己人之外,就是海边的风景,真的是没有什么其它的人了。

    “小隽,我在,不用担心,护着你的姐姐!关键时刻,化龙!”月冥焰的声音虚无若有,飘进了焱槿的身影,“姐夫在这里,化为阵法了,已经将你的姐姐裹在其中,不会有事的!”

    老天爷!姐夫怎么可以化身为阵?焱隽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怎么可能?

    这样的事情,焱隽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听过,一个人怎么能将自己化身为阵法?

    这已经完全是超出了焱隽的认知了。

    绵延的大地异能,一点点扩散出去,焱槿感觉自己化身为整个大地,她可以感觉到鸟兽虫鸣,山川溪流,也能看见鸟巢里嗷嗷待哺的雏鸟,能听见正在搬运树叶的蚂蚁,在这层看似冰冷的世界里,她感受到了勃勃的生机,万事万物都用按照它们自己的生存法则,一点点地努力生活着。

    可是,她完全没有感受到这片大地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她观望的地方越是远,就感觉自己消耗的大地异能越多,她好像已经足足扩散出了数万里了吧。

    放在末世前的土也星,已经是绕星球一圈的节奏了。

    纵然如此,她也没有放过这里的一草一木,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她没有感觉到一点异样呢?

    在这样耗费时间下去,她的异能之力只会是消耗得越来越快,焱槿感觉到一丝无奈,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当她感受不到月冥焰的气息的时候,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将意识放到了自己站立的位置,果然没有在那里看见月冥焰,顿时心下一沉,大家都在,老公呢?老公人呢?

    “我在这里!”月冥焰的声音却是突然响在了焱槿的身边,但是她并不能看见他,心中虽然是踏实了,但是不安也随之而来,老公声音还在,可是人呢?

    难道是化为厉鬼的节奏了?这怎么可能啊!

    好好的,怎么就成了厉鬼了?

    “我没有成为鬼!”月冥焰表示自己真的是跟不上媳妇儿的恼洞,怎么可以想那么多呢,“我只是与天融为一体了!”

    天人合一的境界?焱槿瞬间脑补了这个说法。

    “媳妇儿,专心点!”月冥焰真是哭笑不得,“在你的十二点钟方向,距离我们这里大约有三十八万里的地方,那里有点不对劲儿!你尝试着将力量集中起来,朝那边试探过去!”

    焱槿心中警铃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