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 > 第2223章 趁她病,要她命!(4)
    段云杰站在一边,默默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与此同时,他在内心深处也已经有了自己的计较,慢慢地梳理着这一切的过程。

    很多年以前,无渡主宰世界还是非常辉煌的无渡神庭时,无渡主宰的女儿云瑶遭人算计,或者说是陷入了某种危险之中,情况不容乐观。

    为了救自己的女儿,无渡主宰和他的大徒弟也就是那位深爱着云瑶的大师兄一起前往营救,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两个人都双双出现了意外。

    但是不管这其中究竟内情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云瑶的大师兄付出了他自己的身躯为代价,同时灵魂进入了云瑶的身躯内,然后跟着云瑶一起被假冒的云瑶封入了棺椁之中。

    不单是那位大师兄出了情况,就连当时无渡神庭里境界最高的无渡主宰,也因为某种原因陷入了沉睡之中。

    当然,段云杰所梳理的这一切,都是假冒的云瑶对外散播的,真相恐怕就只她一个人知道了。

    如今观察到的情况是,无渡主宰师徒外加云瑶,三个人全部都被当成了豢养尸蛊的器皿,而且情况十分危机。

    如今阴谋诡计被揭发出了冰山一角,段云杰开始意识到,自己不但是在修炼方面远远不如他们,就连……智商都特么是硬伤啊。

    只是,这么多主宰都没有发现的秘密,为什么到了他们这里,轻轻松松地就找出了问题呢?

    一定是他们有些先入为主的观念,才会导致悲剧的发生。

    一般人都认为无渡主宰近乎无敌的存在,所以谁也不敢相信他竟然会被算计。

    “主宰大人,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一切都听您的吩咐。”段云杰心情很沉重,因为他知道在未来的时光里头,自己所要面对的恐怕是更加猛烈的风雨了。

    “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暂时都不是你可以插手,你就站在一边看着,剩下的他们都会处理,你不用担心。”

    月冥焰也已经轻微地察觉到了段云杰的变化。

    文远主宰一脸尴尬,他没料到自己竟然直接被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我家相公说的没有错,这本来就是你们世界内部自己的事情,你们连自己的家务事都办不好,还能够指望你们做什么?再说了,一旦遇到事情自己搞不定就想着找别人帮忙,好像别人就必须应该帮你们似的,这件事情就是给你们一个教训。”

    焱槿也是十分生气,因为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些人都已经修炼到了这个境界了,遇到事情还不是想着自己去解决,却第一时间找别人帮忙。

    所以,这样的人一旦面对那些非常危险的情况,甚至说是绝境时候,恐怕心理防线会第一时间崩溃,如果再手忙脚乱之类的,到时候对于整个族群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月主宰,你们夫妻二人所说的话句句都在理!可是如今事态紧急,这事儿你们二位再不出手帮忙的话,等到他们想出法子来,恐怕这三人都已经一命呜呼了。”

    至善主宰出面调和,“其实我可以理解你们为什么会如此的生气,因为同样的事情,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也见识了许多。碰到这种情况,只能够慢慢改变他们的习惯,一时之间想要让他们把时间之内变化太大,也是不现实的了。”

    “毕竟,无渡世界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加上很少人来到这边,所以就让这个世界在很长一段时间当中似乎被整个世界遗忘了,也没有什么人过来算计他们。”

    “你说错了,不是没有什么人来算计他们,而是还没有轮到他们。你们看现在这个云瑶世界不就已经危在旦夕了吗?这个世界一旦崩塌之后,我相信下一个世界,他们有了破坏云瑶世界的经验,实施起来会更加快速,到时候给你们的时间就不多了。”

    焱槿一句话道出了个中的真实理由,在场的几个人也不是傻子,立刻也就明白了。

    “他们之所以会算计了我家师父,就是担心她老人家坐镇这个神庭的话,他们的计划实行起来会困难重重。一旦师傅遭遇了不测,或者说失去了师傅的震慑,他们就可以一个世界接着一个世界的吞噬下去,破坏殆尽。所以在其他世界还没有大规模的铺摊开来,就是因为怕打草惊蛇,到时候各个世界有了准备,他们在实施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文远主宰感觉到自己说完这番话之后,已经浑身冷汗,心有余悸,“真是没有想到尸族竟然已经阴谋算计到这种程度,而我们却毫无察觉。”

    “既然你已经明白这个道理,那么现在我可以出手救你的师父。但是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帮你了,剩下的就看你们自己。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加入我月焱世界,在我的世界当中,我会尽量保全你们。”

    焱槿说完之后,看着段寒斌,“对了,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了,你的儿子段云杰从今天开始是我月焱世界的人。至于他的身份转移,作为回报,你们负责处理这件事情。”

    无论如何都要把段云杰给挖走!

    “你们之所以费尽心机想要这个年轻人,不就是看中了他的潜力,他有可能会成长为无境的炼器大师嘛。”冒牌云瑶冷笑,“可惜在很多年以前,他的生命之果就已经消失在我的世界当中了,至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就凭你们也想找回来,真是痴人说梦,我都已经找了这么多年,完全找不到。”

    月冥焰眯了眯眼,奇怪,这个女人怎么看出来段云杰是个很有潜力的人呢?

    “你自己废物,找不到就认为别人也找不到吗?怪不得你会蠢成这样。”焱槿嘲讽对方那是根本不客气,“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就好像你原本应该免疫这种毒素可是你却中了我的毒,这事情你又怎么解释呢?”

    被焱槿这么一说,那个女人顿时卡壳,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