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 > 第2469章 追魂夺命塔(15)
    这三个字非常简单,那就是:“你随意!”

    听见自家老公这样一说,焱槿顿时在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她就是喜欢听到自己老公说这样的话,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听了之后就更加的心情愉悦了。

    “那如果我随意的话,那就把那些折磨她的人全部都杀了吧。”

    焱槿说完这番话之后,笑眯眯地看着自家老公,“其实老公你也知道,她长得跟我一样样子,虽然说一般般,但是就冲着这张脸,那也是不能随随便便被别人欺负的,你说是吧?以前她势单力孤才会遭到别人欺负,咱们是不知道那就算了,如今咱们知道了,若是还眼睁睁地看着被人欺负的话,那岂不是在打我的脸吗?”

    “是的,我媳妇的脸我都不敢打,哪里轮得到别人欺负!”

    月冥焰非常认真严肃地说着这件事情,因为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东西比自家媳妇的脸更重要了。

    “既然如此,那么现在轮到你了,你来告诉我,当年欺负她的那些人到底都有谁?我不管她当年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才会沦落到如今这样的境地,我只知道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付出了代价!可是谁给那些人欺负她的权力?那些欺负他的人有什么资格凭什么动她?但是不管做了什么样的坏事,她都已经得到公正的审判,所以这些人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欺负她,是不是应该轮到他们接受惩罚了?”

    东龙哲听到焱槿这样一说,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因为他说的的的确确都是道理,接受惩罚的人既然已经在“服刑”的话,那就没有必要再接受其他人的欺负,所以那些欺负她的人都是落井下石不说,而且又违背了公平公正!

    最重要的是东龙哲内心当中非常的清楚,不管今天自己说了什么话,焱槿已经铁了心,要收拾这帮人的话自己是拦不住的,更何况道理并不站在那些人那一边。

    “你还不至于老年痴呆吧?我家媳妇儿和你说话的时候,不要给我走神,他问什么你就直接给我答什么?哪来那么多的墨迹!”

    月冥焰本来就对这个顶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容貌的家伙,没有任何好感,如今再看他对待自己媳妇儿焱槿的问题竟然置若罔闻,自然是心中恼火。

    “她本就是我们族中之人,当年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带到了西凤部落,可既然被带到了这里,那么这个部落当中的人对她并不好,这件事情我们自己也是要讨回公道的。毕竟她本是我们东龙部落的人,就算是要处置她也要按照我们部落的规矩来进行。”

    东龙哲刚才确实有点儿纳闷,因为他实在想不通,即便是有一模一样的容貌,这也不是焱槿出手帮助的理由,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她对东龙玥的事情这般上心呢?

    “当年是谁宣判要把她关在这个水塘当中的?麻烦这位自己站出来!”

    焱槿面色冰冷,眸光森然地扫过西凤部落的人,“这个人有什么样的权力来审判她,请给我说清楚。如果给不出一个正当的理由,你们整个部落都要付出代价!”

    “你到底是什么人?就凭你也配和我们不能说话,我们西凤部落是整个四大部落当中数一数二的存在,岂容你在这里随便撒野!”

    西凤部落当中站出来一位年轻人,眼光有些闪烁,提出了自己的抗议。

    下一刻,他的脑袋就像皮球一样落在地上,滚到了一边,接着站立着的尸体也闷声一下,倒在了地上。

    “不要说你们是在这里数一数二,就算是你们在全天下数一数二,那又如何?”月冥焰什么时候出手的那些人,压根就没看清楚,就是这一首,当时就把那些家伙给震慑得不敢说话了。

    “我说了,当初是谁下的命令,把她一个外来部落的小姑娘锁在了水塘当中?现在自己站出来!不要等到我发飙的时候再说,真要到了那个地步,你们整个部落都要跟着遭殃的?这话我已经说第二遍了,我不想再说第三遍,因为等我说第三遍的时候,我可以非常确信一点的就是:你们整个部落都要跟着陪葬了。”

    这话说了好一会儿之后,西凤部落当中还是没有人站出来,这让焱槿相当的生气。

    看样子这帮人是打算在她的面前表现出什么叫做团结了是吧?

    “既然你们不愿意说,打算以整个部落的威力来欺负一个小姑娘,那今日我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这个人这辈子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焱槿冷笑,她是从来不屑于做什么坏人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她是遇上一件就要管一件的,如果是没有遇上,那是没有办法。

    可是既然遇上了,她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跟自己有关系。

    排除东龙玥的容貌跟自己长得几乎一样,就算是没有一样,焱槿也会管这件事情,既然是长得一样,那自然是更要帮忙了。

    “老公,西凤部落的人既然这么团结,那就让他们到了地府也继续去团结吧。人族的败类,死一个少一个,对于我们以后来说,那是一件好事。”

    趁早铲除败类,总比以后被这些人背后捅一刀要来得强太多了。

    “媳妇儿,转身!”月冥焰轻轻地凝视着焱槿,声音温柔如水,“为夫虽然知道,你已经是看透了生死存亡,可还是不想让你看见一个灭族的画面。”

    他是一位高阶境主,想要杀一群人其实并不难,只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媳妇儿看见自己大杀四方的样子,因为这并不能显得他多么威风,反而会给自己的媳妇儿带来不少的压力。

    焱槿心下了然,转身背对着整个西凤部落的人,她发现自始至终东龙玥都是静静地看着自己,没有说一句话。

    所以,东龙玥的心中也是恨整个西凤部落的人吧?以至于连开口帮忙求情的事情都不愿意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