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 > 第2470章 追魂夺命塔(16)
    月冥焰动手,灭一个部落,那真的是分分钟就能解决的事情,而且他也实在是懒得在这件事情上浪费自己过多的时间,所以动手的速度真的是一阵风过,就看见地上已经尸体堆积如山。

    可以这样说,月冥焰出手,那些人真的是连求情的机会都没有。

    不管男女老幼,他是一个都没有放过,既然媳妇儿说要整个西凤部落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那么他自然是不要不打折扣地满足自己媳妇儿的要求。

    东龙哲已经被吓得有点站不住脚了,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月冥焰的战斗力竟然是如此的强悍,只不过轻轻的挥了挥衣袖,就带走了那么多条人命。

    他明明是在杀人,为什么给自己的感觉只不过是在踩死几只蚂蚁似的?

    这样的力量,真的是相当可怕的,东龙哲虽然知道西凤部落的高手不多,可也是有的啊,只是如今,平日里他都基本上不曾见到的那些高手,全部是死了一地,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有冲击力了。

    最要命的话,这些人在死了之后,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一个非常诡异的笑容,就好像是心满意足地死去一样,简直是太惊悚了。

    一时之间,东龙哲有点不敢说话了,月冥焰释放出来的力量,实在是让他太过震撼了。

    至于另外一边,焱槿这是已经跟东龙玥说上了话。

    “我很高兴,你没有为他们求情。”焱槿虽然觉得跟“自己”说话的感觉十分怪异,却还是说了,“在齐腰深的水塘里泡了十年,这是直接要你半条命的节奏啊。”

    “我承受得起多的羞辱,自然也扛得住多大的复仇快意!他们全部该死,既然是该死的人,我为什么要求情!”东龙玥的脸色极为惨白,此时此刻是瘫坐在地上,可是眼里却是忍不住涌出了泪水,即便如此,她也依旧是咬紧了牙关。

    “说得好!”焱槿虽然不习惯,可是却忍不住去心疼,无权无势又不曾有靠山的东龙玥,在水塘中这么多年,恐怕已经看透了世态炎凉了吧?“你恨吗?”

    “不恨!”东龙玥摇了摇头,“恨没用,解决不了任何事情,我只怪自己无能。”

    她说话的时候,眼底的羡慕却是掩盖不住的,是的,她非常羡慕焱槿,两个人有着一样的容貌,可是很明显,焱槿有一个强大的夫君,而且这个夫君对她是言听计从。再看自己,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还被人囚禁了十年,甚至于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自己活下来的,为什么还要活在这个痛苦的人间,早该结束自己的生命不是吗?

    “有个人一直在等你!”焱槿声音很是低沉,她也知道自己说出了这话之后,月冥焰肯定会非常生气的,但是她必须要说,“你还记得追魂夺命塔那里的那位吗?”

    “追魂夺命塔的那位?”东龙玥一脸的疑惑,可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你是说夜大哥?”

    “夜大哥?”杀人结束的月冥焰,非常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重要的信息,“什么夜大哥?难道是夜倾城那个包子?”

    “老公,夜倾城什么时候成了包子了?”焱槿实在是好奇了,夜倾城无论如何都不能跟包子扯上关系的吧?

    “马蚤包的兔崽子,简称包子!”月冥焰面无表情地回答到,“你不知道很正常,因为是我刚给他取的外号。”

    焱槿听见月冥焰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顿时乐了,“原来如此。老公,我刚才在那个塔那边,看见了夜倾城了。”

    果然……月冥焰整张脸黑成了锅底灰,下意识地暼了一眼东龙哲,“都是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东龙哲一脸懵圈,这件事情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做的吧,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玥儿,这颗药你服下去,不用多久,你的伤势就会痊愈了,等你吃完药之后,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跟你验证。”焱槿说着,从自己的空间里取出了一颗丹药递给她,“不管什么事情,我们先恢复健康再说,总不能拖着这样的身体跟人计较恩怨。”

    东龙玥也没有多说什么,她只是没有想到想到焱槿竟然会这么帮助自己,心中感动之余也是有点想不明白,对方到底是在图自己什么。

    可是看自己如今的模样,对方又能图什么呢?东龙玥心中觉得非常奇怪,但也只能是压下了疑问,将焱槿递过来的丹药直接吞了下去。

    不管是毒药也好,良药也罢,对于她而言,其实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趁着东龙玥休息的时间,焱槿也是一脸无语地看着东龙哲了,“我问你,在东龙玥被囚禁的这些日子里,可曾有人冒充她出现在追魂夺命塔附近,去跟夜倾城说话?”

    听见焱槿猛然这样一问,东龙哲又是一脸的问号,自己好歹是病了十年的人,真的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吧。

    “媳妇儿,你就别问了,这蠢货是一问三不知的,我真是不明白了,我的智商这么高,这小子怎么就蠢成这副德行了,简直就是给我丢人现眼。”月冥焰说话的语气,那是一副“恨铁不成钢”,他感觉这个东龙哲真是猴子派来逗他的吧,傻成这样了?

    焱槿当然明白月冥焰现在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了,嘴角忍不住挂了一个微笑,“老公,虽然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跟我们有着一样的容貌,可是有一点是可以的肯定,他们的思想跟我们的思想是不一样的,所以你不能因为我们俩是相亲相爱的,就要求东龙哲和东龙玥也这样啊?至少在我看来,东龙哲是根本无心儿女情长的,你啊,明显就是想多了。”

    “哼!一个男人连儿女情长都做不了,还能指望他英雄气长?我看还是算了吧!明显是被那只包子给钻了空子了!”

    月冥焰那是一脸的幽怨,虽然焱槿说得确实有道理,可是他自己媳妇儿的那张脸若是跟夜倾城好上了,他这心里能好受,那才叫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