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 > 第2474章 追魂夺命塔(20)
    焱槿倒是没有想到,月冥焰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是老公,你不觉得二打一的话,有点欺人太甚嘛?”

    “没事!二打一也是对他的荣幸!”

    月冥焰冷哼了一句,内心当中却是相当的不爽,普天之下她虽然说和夜倾城的关系是相当的提,可是这再铁的关系也经不住这家伙老是觊觎自家媳妇儿啊。

    而且最让他觉得烦躁的是夜倾城的这种手段,那一般人是比不了的,别人是觊觎了哪个女人,直接出手就抢!

    他呢,不抢就是各种的在背后帮忙,各种的宠。

    越是这样子,就越是让人难以招架呀。

    最重要的是月冥焰深深地知道自家媳妇儿的品性,她心地善良,这要是夜倾城帮忙的次数多了,媳妇内心当中肯定也会觉得亏欠了对方,如此一来的话自己肯定要郁闷。

    “所以为今之计为了节约我们大家的时间,直接去找他要那把完整的钥匙,那是最快的方式了。”

    月冥焰虽然在心底当中不太乐意和夜倾城这个家伙打交道,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的确确是个正人君子。

    “老公,我怎么看你的表情,充满了幽怨呢?”焱槿哈哈一笑,但是很快听到自家老公的回复之后,她就笑不出来了。

    “谁让那小子对你贼心不死?!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还是这样一副死心塌地的样子。媳妇儿你要知道,越是这样的人就越是难缠,你说我能怎么办?打吧,还真是不好意思,再怎么说也是兄弟!他又没怎么着你。我直接出手打人的话也不妥;这不打吧,我心里头憋了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的难受得很。”

    “我说你呀就是自己给自己找气受,你明明知道,不管他对我做了什么,我内心当中也永远只有一个你,不可能再有多余的位置给他了,你又何必老是跟他置气呢?”

    焱槿有些哭笑不得,她倒是没有想到,自家老公有的时候闹起脾气来就跟个孩子似的。

    “这要是有一个容貌天下第一漂亮的女人成为你的情敌,虽然说她什么也没有做,也没有对你怎么着,但是对我却是一往情深,总是想尽办法为我做这个做那个,怎么怎么滴,你觉得你心里头能好受吗?”

    月冥焰知道自家媳妇儿一贯以来都是一个粗线条的人,凡事也从来不会想太多,所以尤其是这一方面,自己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今儿个算是全部把苦水都给倒出来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今儿个你是非要揍他一顿了?”

    “其实也不是,我就是有点手痒,要不媳妇儿你找个合适的人选?我揍他一顿,那我的手就不痒了。”

    回答他的是自家媳妇儿那“此处无声胜有声”的眼神儿。

    月冥焰呵呵一乐,心情顿时好了不少,果然郁闷什么的也让媳妇儿一起陪着,那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面对着如此“不讲理”的月冥焰,焱槿只能是咬咬牙,没办法,碰上夜倾城的事情,他就是淡定不了。

    一边站着的东龙哲,突然间觉得他们夫妻俩之间的互动是充满了温馨的感觉,完全没有那种男尊女卑的差别。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里,男人的地位是女人根本无法想像的,但是眼前这一幕,却让东龙哲深深意识到,这对夫妻俩的相处中,女人占据着更加重要的地位,月冥焰几乎是对焱槿百依百顺了。

    东龙哲完全有理由相信,就算说焱槿要求月冥焰去做个女人,说不定这家伙都会一口答应。

    当然,他很明显就是典型的想多了,因为焱槿绝对不可能会让月冥焰做这样的事情的。

    “那你带我去吧?我们去看看东龙玥到底是怎么回事。”焱槿也是好奇,这个当年被亲姐姐谋夺了身份的可怜姑娘,如今到底是何境地了?

    整个过程中,东龙哲感觉自己是完全被无视了,那种滋味很怪异,说不出来,但是又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是不对的,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走吧,那才是拥有我媳妇儿容貌的人,该有的品德啊。”月冥焰深深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话里的意思是欢喜还是忧虑,反正焱槿听着就是很别扭,好像他是在感慨,又似乎是在心疼。

    心疼吗?他不会心疼除了她之外的其他女人的,如果不是心疼,那他在说起那个姑娘的时候,这态度是几个意思啊?

    焱槿有点想不通,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很是乖乖地跟着月冥焰走,其实就算他不怎么说,她也大概可以猜出,真正的东龙玥处境肯定不会很好。

    月冥焰带上焱槿,不过是一阵风刮过,东龙哲就发现自己的眼前已经失去了两个人的踪迹,他不由得浑身一僵,这才意识到,月冥焰的真正境界只怕是非常可怕了。

    自己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拥有那样的境界,或许真的到了那个程度,族人们就可以更加扬眉吐气了吧。

    可是为什么心底里总觉得痛楚,就好像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从心底里走了呢?东龙哲整个人愣在原地,这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来的?

    一道无声的叹息,响在空气里。真正的海主夜倾城双眸中凝聚了无限的悲哀,他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东龙哲,真的是恨不得扇他几个耳刮子。

    “给了你凌哲的声音,给了你凌哲的容貌,为什么到头来还是输了!”夜倾城无比沮丧,果然,就算是拥有了凌哲的样貌和声音,也是敌不过他啊。

    那个守塔人,那个拥有夜倾城容貌和声音的家伙,那个才是真正的凌哲啊!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本以为,想用一根发丝换来一场相守,到最后连我的头发丝都是输给了凌哲的发丝!”

    夜倾城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两个对调了容貌和声音的男人,虽然发丝不便,可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去找那个“夜倾城”,那个真正的凌哲之发。

    “老天,我不过是所求一场淡如水的细丝情缘,为何都不愿给我!为何,她终究是选择了他……”

    夜倾城知道,自己还是输了。